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江湖郎中何以诈骗论?文涛律师办理的“神医”诈骗案无罪辩护纪实

来源: 作者:文涛律师 时间:2021-02-20

江湖郎中何以诈骗论?文涛律师办理的“神医”诈骗案无罪辩护纪实

作者:文涛律师,e律师联盟刑事防控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浙江新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刑事辩护与风险防范部主任

【辩护效果】

文涛律师在公安机关向检察院提请逮捕前仅存10天的黄金时间内临危受托,除向犯罪嫌疑人和家属了解情况外,同时向省级中医理疗专家核实“全息疗法”的学说及运用,亦通过中国知网作了大量的检索工作,内心确信犯罪嫌疑人宣称的“全息疗法”及中医诊治能力基本属实后,马上确定辩护思路,以诈骗罪的主客观要件为突破,指导家属紧急展开客观证据的调查取证工作,向“张神医”所在高校调取其评定职称时收录的有关“全息理论”论著和在国内外期刊发表的诸多学术研究成果。

在即将报捕之际,文涛律师将连夜撰写的、近万字的无罪辩护意见及时提交公安机关,同时与办案人员积极沟通法律意见和家属取得的证据情况。经内部讨论、与检察院侦监部门沟通,公安机关最终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于2016年3月22日作出撤销案件的决定,“张神医”获无罪释放的圆满结果

【案情概览】

犯罪嫌疑人张某(化名)原系S省某高校的生物系副教授,退休后于2015年11月开始,在其义子汪某(化名)的策划宣传下,于Z省H市某公寓内,宣称运用“全息疗法”、通过点按穴位的方式调理病人身体、打通穴脉后再根据病症开具中药药方、能治疗上百种疾病。在其明码标价的“治病”目录上罗列着177种疑难杂症:帕金森氏病6万,白血病5万,高血压1万,肩周炎6千……案发前,累计诊治十余名患者,根据不同情况对每位患者收取一至三万元的治疗费用,合计收取十万余元。

其义子汪某通过互联网宣传张某的神奇疗法,宣称“张神医”毕业于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后分配到某省矿务局医院工作,系某高校生命科学院副教授,拥有“中国国情研究会医学研究员”、“中国国际行业组织研究会行业研究员”、“美国中华健康卫生杂志副总编辑编委”、“中华理论与临床编委”、“香港科学院高级医学顾问”等系列头衔。

2016年2月,药监部门在行政执法过程中发现其无证行医行为,遂通报当地公安机关,公安机关以诈骗罪将张某及汪某刑事拘留,关押至H市看守所。

【辩护要旨】

1、犯罪嫌疑人虽未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书、不具备合法行医的条件,但其向社会及患者宣称的北大生物系学业经历,医疗机构药剂师工作经历、高校中医学教研经历,乃至有关机构的系列授衔均属事实。

2、公安机关认为系犯罪嫌疑人虚构的“全息理论”、“全息疗法”,实际在针灸理疗等中医临床领域已纯熟运用、并取得良好的治疗效果。至于犯罪嫌疑人是否虚构其具备运用“全息疗法”的能力,乃中医学专业领域的问题,不应由法律专业领域的侦查机关越权作出判定,且犯罪嫌疑人二十余年来陆续发表中医诊疗、“全息理论”、“全息疗法”等相关论文、专著四十余篇(部),可证其确有中医诊疗及运用“全息疗法”的能力。

3、对于公安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运用“全息疗法”诊治收费过高的问题,只能从诊疗收费合理性的角度进行评价,不能将其等同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诈骗行为

【精选辩词】

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张某虽无执业医师资格证书、非法行医构成行政违法,但其并未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亦不具备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其非法行医并收取高额费用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犯罪

一、犯罪嫌疑人张某并未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其虽无执业医师资格,但确有运用“全息疗法”和中医诊治的能力。

(一)张某在互联网上宣称的北大生物系学业经历、矿务医院工作经历、高校生物系教研经历和有关机构的系列授衔均属事实。

根据辩护人提交的、由张某退休前任教高校出具的人事、科研档案证实,张某197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生物系,1970-1978年在某省煤矿医院从事药剂师工作,获该院医疗卫生技术15级评定,后分别于1978年、1991年回北京大学进修生物及遗传学课程,1980年起在某高校生物系任教,2000年晋升为副教授,主要教学课程有常见病中药特效疗法、中药有效成分的提取、制剂与用法、遗传学、生物学等。

至于张某在互联网上宣称的“中国国情研究会医学研究员”、“中国国际行业组织研究会行业研究员”、“美国中华健康卫生杂志副总编辑编委”、“中华理论与临床编委”、“香港科学院高级医学顾问”、“某纳米高新技术开发公司医学顾问”、“某市远志公司特约技术顾问”、“2004年中国百名行业创新杰出人物金象奖获得者”、“中国高等院校有突出贡献、开拓创新的学术带头人专家”、“世界中医药杰出成果金牌一等奖”、“中医学术创新一等奖获得者”等机构授衔或荣誉奖项亦属真实,均系相关机构关注到张某在国内外期刊上的理论成果后、主动来函邀请并寄送荣誉资料或授衔凭证,且大部分信函封面或内页均由家属在其家中找到并交由辩护人提交公安机关。

(二)张某从事中医药临床、教学、科研二十余年,在国内外医学期刊发表中医(药)、“全息理论”、“全息疗法”的论文、专著四十余篇(部),可证其宣称的中医药诊治能力属实。

1、根据张某的陈述和辩解,1970年-1978年其在某省煤矿医院从事药剂师工作期间,主要工作内容除加工炮制中草药,制中草药蜜丸、水丸、片剂、针剂以外,亦针对患者病情开处方和配药,后者明显属于现今医师的治疗工作范畴,但在当时系药剂师的工作职责、医生只负责诊断病情。该节有辩护人提交的、其任教高校档案中调出的该院医疗卫生技术15级评定书佐证,足见其具备一定的医疗技术水平。

2、张某在高校任教期间,其主要教授课程除遗传学、生物学外,还包括中医学领域的“常见病中药特效疗法”、“中药有效成分的提取、制剂与用法”,有高校档案资料可证,故其虽无中医执业医师资格,但在中医领域已颇有建树、甚至达到在公立高等院校讲授课程的水准。

3、张某在高校任教30余年来,参与主编医学著作3本,在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医学类文章共42篇,其中大部分都与中医、中药、“全息理论”、“全息疗法”有关,以上刊物、论著均在该校科研档案室存档,系张某评定副教授职称时的基础科研成果,已得到高校和国家教育部门认可。

更值关注的是,刊载其《烧烫伤中医偏验方药物系统总结分类》和《脱发白发的中药疗法》两篇论文的《中华现代临床医药杂志》,该杂志的主编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任卫生部部长钱信忠先生;收录其中医论著的出版社也多为“中国经济出版社”、“中国工人出版社”等国家级出版社;多次刊载其中医论文并由其担任副总编辑的《美国中华健康卫生杂志》,分别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任/原任卫生部长担任名誉总会长、顾问委员会名誉主席。由此可见,张某熟练掌握的中医药疗法及“全息疗法”已得到国内外权威医学刊物的认可。

(三)“全息疗法”并非犯罪嫌疑人张某杜撰或首创,而是为中医学界及中医临床领域普遍认可的一种疗法。

根据百度百科的详细记载,“全息疗法”又称“人体生物全息疗法”、“全息经络疗法”,是以中医经络学说和张颖清教授提出的“生物全息律”为理论依据,采用全息穴区,以不同组合经穴和不同组合治疗疾病,手法简便,对多种慢性病具有良效;“全息理论”由我国著名的生物学家、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山东大学张颖清教授首次提出,张某发表有关“全息疗法”的论著中也有参考和援引张颖清教授的著作观点;中国科学院著名生物学家贝时璋院士、杨弘远院士,中国工程院著名医学家宋鸿钊院士(北京协和医院教授,妇科肿瘤学专家),中国针灸学会会长、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胡熙明(原卫生部副部长),诺贝尔会议成员费尔克曼教授,世界卫生组织科学组成员、波兰国家卫生部顾问嘎纽斯赞乌斯基教授,前苏联的拉脱维亚功勋科学家、医学博士波特诺夫教授,埃及国家卫生部顾问、全国医学会主席戈嘎瑞博士等,都给予“全息生物学”以高度评价;中国国家教育委员会于1991年6月8日以“教外际(1991)254号”文批准成立“国际全息生物学学会”,总部设在山东大学。

犯罪嫌疑人张某自2001年11月开始第一次在相关刊物上发表“全息理论”有关文章。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任/原任卫生部长担任名誉总会长、顾问委员会名誉主席的《美国中华健康卫生杂志》已刊载张某的《中医全息诊疗与中医全息理论》、《中医全息理论在中医诊疗疾病中的应用研究》、《生物全息律对称性对应律在中医诊疗中的应用研究》、《根据生物全息律分析人体定域选穴与穴位诊疗疾病的方法研究》等多篇论文,其中,《生物全息律对称性对应律在中医诊疗中的应用研究》一文入选《柏林国际医学优秀科技论文选篇》(中国分册),《中医全息诊疗与中医全息理论》一文入选《中国当代思想宝库》(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以上均有张某评定副教授职称的科研档案为证。

辩护人也向浙江省级医院针灸领域专家咨询有关“全息疗法”在中医临床领域的应用情况,得知针灸领域的“面针”、“耳针”、“足针”、“腹针”等多种疗法均属“全息疗法”,该疗法已在针灸、按摩等理疗领域被广泛运用

辩护人亦通过“中国知网”搜索“全息疗法”,共搜出9512篇学术论文,多收录于《中国针灸》、《中国康复》、《中医药学报》等报刊杂志;搜索“全息理论”,共搜出79921篇文章,内容不但涉及医学,更被广泛应用于物理、化学、计算机等多门学科

由此可见,犯罪嫌疑人张某行医所运用的“全息疗法”并非其虚构、杜撰,该疗法为中医学界和临床领域所普遍认可,而张某二十余年来已对该疗法有深入的研究、熟稔于心且著述颇丰。

二、张某收取患者费用并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而是藉着中医理疗服务以期获得回报,至于收费额度的高低只能从合理性角度评价,不能将其等同于诈骗行为。

(一)判断张某“全息疗法”配合中药调理的收费是否偏高,应当从医患双方就该项费用约定的服务期限予以公正评价,且应摒弃中医廉价的狭隘观念。

张某无证行医的治疗收费虽未获得物价部门的审批,而其收取每位患者成千、成万甚至数万元的治疗费看似偏高,但根据双方约定,该收费并非仅针对一次的治疗行为,而是包含了该患者后期所有的中药开方调理和点穴按摩理疗的费用,患者可根据治疗需求,随时前来接受治疗,如此算来,该收费额度远远低于医院治疗同类疾病的收费标准。

况且,正规医院对很多疾病采取西医治疗、手术治疗动辄收费数万元、甚至逾十万元,但不能完全治愈甚至患者仍死于疾病的情况也非常普遍;而中医治疗有时只是几个药方、几个疗程的针灸或点穴按摩,却能全方位调理身体、减轻患者病痛、甚至有可能治愈西医所不能根治的顽疾。所以,在判断张某的收费是否偏高时,应当摒弃中医廉价的狭隘观念。

(二)无论张某向患者的收费是否偏高,其收费的本意是通过治病救人以获得相应回报,而非以非法占有为目骗取他人钱财。

如前所述,张某虽无执业医师资质,但确有运用“全息疗法”和中医开方诊治的方式治疗病患的能力。但由于中医不如西医见效迅速,而是缓慢的、全身综合调理的过程,故不能由侦查机关跨专业领域对张某运用“全息疗法”配合中药开方调理的疗效擅作判断。就中医疗效而言,张某的“全息疗法”对缓解疾病、减轻病痛、提高重症病人生活质量都具有一定的作用

故此,无论张某的收费诊疗是否获准,其收费的主观目的乃是获取诊疗服务的相应回报,不能将其等同于没有诊治能力而打着诊治旗号骗取钱财的诈骗行为

三、张某不但在中医学领域有着深厚的功底,更是稀土应用方面的专家、曾对国家的稀土研究做出过重大贡献,应当受到国家刑事侦查机关审慎、公正地对待。

根据辩护人提交的高校档案显示,张某系九三学社社员,在高校任教期间除教授前述中医学课程以外,还讲授遗传学、优生学、实用生物技术,尤其对稀土的推广应用做出过重大贡献。由其主持的“某省稀土农用推广工作”科研项目曾在1988年12月获国家计委、国家科委、农业部、有色金属总公司、国务院稀土领导小组颁发的三等奖;“农用稀土在玉米上应用的技术研究”科研项目曾在1990年获某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如此有学识、有才干、在70年代毕业于中国最高学府、多年来在中医学、高等教育和科研领域默默付出、对国家有着杰出贡献的老知识分子,应当受到国家机关的保护和社会各界的尊重。

诚然,张某无证行医构成行政违法,但由于刑事侦查机关的法律人士对中医学领域的“全息疗法”不甚了解、竟将其运用中医传统瑰宝治病救人的行为误作“诈骗”犯罪处理,实为遗憾

综上,辩护人认为,张某向患者及社会公众宣称的学业经历、工作经历、机构授衔及其运用“全息疗法”和中医药诊治的能力均属事实,其并未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而其向患者收取相对高额的治疗费用也并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故张某在本案中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犯罪,提请公安机关撤销刑事立案,将其无罪释放。

【结语】

无证行医固然违法,但“江湖郎中”也应受到刑法的礼遇。我国几千年流传的中医学博大精深,华佗、扁鹊、李时珍等历史上著名的“神医”也同样是现代意义上的“江湖郎中”,不能将“江湖郎中”的有偿行医行为等同于刑法意义上的诈骗犯罪。倘若无证行医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符合非法行医罪构成要件的,刑法方能介入,以非法行医罪对行为人定罪处罚。

本案中,公安机关能够充分重视辩护律师提交的客观证据,并审慎听取无罪辩护的律师意见,在向检察机关报捕前主动撤销刑事案件、无罪释放犯罪嫌疑人,充分体现出其尊重客观事实、严格适用法律的办案态度,亦值得肯定

返回列表页